此人涉嫌白嫖已被刑事拘留

小爷要画画!小爷才不更新!小爷要白嫖!
【当前状态:上学+肝手书=缓更≈停更】

看到这张图,想歪了的站出来,我不信只有我一个。

【好像没有】

好吧,看来只有我一个是变态。

【ALL安】道貌岸然

*设定来源于 @叶家四兄弟 的ALL安文
凹凸学院里的不良少年。已授权。
*表白太太!设定超带感!粮超好吃!
*学生会A众人x不良少年O安。加abo设定。在太太原作设定的基础上有更改。女生不性转。
*严重ooc。
*有一丢丢对人物比较黑暗的描写。
*性别歧视以后应该会有。
*垃圾文笔。
*私设如山。
*如有不适请自行左上角离开,勿喷。

1.
“我不同意!”

这句话已经从少女的嘴里涌出不知多少次了。这次学生会议的话题里她一直处于极端,和平时绝对中立的状态她表现的极为反常。

“安莉洁,你这是要干嘛?”学生会里的百分百天然呆果然没理解安莉洁的意图,毕竟这次会议提出的做法名义上是为了所谓的“正义”所以他自然会站在这边,他觉得安莉洁也应该会是这样。

“……”安莉洁低下头,无言。确实她在这件事上只能表达她的立场,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最后,她只能用着自己一贯来在大家眼里的“中二病”形象,说了一句:“是神告诉我的。”

虽然安莉洁的说法在人们看来总是很奇怪但也很灵验。大部分的人对此总是半信半疑。比如,坐在角落的两只“小老鼠”。

“喂,衰仔。”姐姐拽起了弟弟突出的呆毛,道:“你说这里咱们站哪边?”埃米努力睁着因为熬夜替某人肝作业而眼皮沉重的双眼。他只草草的给了艾比这样一个回复:“不知道。反正也跟我们没关系。看戏就好。”说罢,有把额头上架着的眼镜拉下来默默的检查表格是否数据准确。

大家都沉默着,毕竟也没人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神,安莉洁的话是不是真的,没人会妄下定论。大多人虽然看着都很冷静,但实则脑子里乱的一塌糊涂。这个会议就这样草草的,以一句简简单单的“散会”结束了。

2.
屋子里的家具整整齐齐,这并不是安莉洁做的。估计也没人会相信这是她那个“不良少年”哥哥自己做的,包括那桌不算丰盛但味道确实不错的饭菜。

“哥,我回来了。”安莉洁和往常一样吧背包放在了有些硬的沙发上。她端正的坐下来,不知怎么的,她一直埋着头,想要尽可能的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可能是因为愧疚。

“对不起,哥。”她抬起头,水蓝的眼睛望向那个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兄长。

安迷修一边取下围裙,一边温柔的安慰道:“没事啦。只要你好好念书就行了。我的事你不用担心。”

安莉洁对安迷修知道这件事有些诧异,但仔细想想,安迷修虽然并不喜欢像普通混混一样三五成群的但他也总是会逃课时叫人帮忙在学校记笔记,打探消息,所以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吧。

不知不觉间,她的眼睛有些许的湿润。很快豆大的眼泪水也梨花带雨的落下来。她的情绪很快就失控了,不断的道歉和哭嚎,也不知道安迷修最后用的什么方法才让他的情绪安稳了下来。

3.
现在是饭后时间。因为之前的事件气氛难免的有些压抑。

最先开口的是安莉洁,她说:“哥,如果我那时把名额给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说罢,她走道安迷修的背后,手指轻轻的抚上了安迷修的腺体,不对,应该说是曾经是腺体的一处肉坑。“哥,对不起。”后三个字她不知道她今天说了多少遍了,但她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没事的,安莉洁。”安迷修轻轻拿下她的手臂,补充道:“那个名额,我现在不稀罕了。而且你和我是兄妹,你得到了也等于我得到了。我先去洗碗了,早点睡吧。”语毕,他起身收拾碗筷,抱进了厨房,随后传来水龙头发出的哗哗声。

安莉洁站在门外,她再一起说了一声对不起,只是这一次安迷修可能没听到吧。

——待续——

秋。
P2~p6为过程。
奶子【?】画的特别爽。

深夜放毒。对比之前删了的那个改了一点点。严重ooc。螺丝的转账那个图标弄错了,但是不影响阅读就没改。还有凯佬最后一句打错字了,是“得”不是“额”。

各位卡安宝宝们。看我给你们争取的粮【不是】。

@沙雕明矾 玩真心话大冒险。

占get致歉。

【all安】玩个梗

嘉安

我喜欢那个大赛最大的,

但我打不过那个大赛最小的。

瑞安

我喜欢那个用双剑的,

但我打不过那个用重剑的。

埃安

我喜欢那个棕色呆毛的,

但我打不过那个黑色呆毛的。

卡安

我喜欢那个带黄条纹黑领带的的,

但我打不过那个带红围巾的。

耀安

我喜欢那个骑士,

但我打不过那个忍者。

雷安

我喜欢那个马控,

但我打不过那个船控。

【金安】美梦成真

#ooc。

#宅男b金x虚拟偶像o安(本篇abo设定没有多少作用,只是为了方便以后写后续。私设如山。百分百的小甜饼!请放心使用!

#感觉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没写出来。好吧,我真的不适合写叙事文,我只会抒情。

#可能有bug。

#微量凯柠,嘉瑞,丹秋。

#文笔极为垃圾。看了会玷污您的眼睛。真的不想发出去。这么难吃的文,看这篇文和我发布它都像是在公然处刑。千万别看!

#  @整日日安身体好☆ 七夕活动。

别看!








都说别看了啊啊啊!










你真要看?







行吧。



“欸?七夕?”

“是啊。金,你想好和谁过了吗?”

“……” 金沉默着,黑发的女生颇感兴趣的打趣道:“可就只剩今天一天来准备了哦。我要和安莉洁一起,格瑞得和嘉德罗斯过。你呢?难道你要和你的那个‘爱豆’一起过?”

“……”金想了想,又露出一个他招牌的笑容“是啊!” 凯莉觉得好笑,他看到了笑里的苦涩,那和平时的傻傻的脸可不一样。

不过魔女小姐可没心情当心灵导师,要是因为这个笨小子错过了她和小圣女的约会可就得不偿失了。 她只是一句剪短的道别就离开了。只留下金。

金他开朗如太阳。但是也就像太阳表面有着斑斑点点一样,他也会孤独。但是有强烈的阳光掩盖着,没深入了解他的人就像在地球上看太阳,明亮,无暇。

但是如果我说这样一个太阳是个外向孤独症患者你信吗? 他甚至曾经还有着轻微的抑郁症。

不过他很幸运。没亲眼见证的人绝对会当成一个玩笑——一个虚拟偶像的一首歌,把他从孤独的黑暗拉出来了。

从此以后他就喜欢上了那个虚拟偶像。他其实除了那些官方的资料对爱豆的了解就没有,但他就是喜欢那个爱豆,那个声音。 ———————————————————————————— 金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望着漆黑夜里皎洁的月亮。

他反复的思考着凯莉问他的问题。“和谁一起过好呢?”可是仔细想想他身边已经没有能和他过节的了。紫堂和黑洞学长一起出国留学进修了。凯莉跟安莉洁好上了。格瑞又成了嘉德罗斯的omega。姐姐也嫁去老丹那了。

“难道这个七夕又是我一个‘孤寡老金’了吗?” 金正为此发愁,但是窗外飞过的绿色树叶又让他想起了他的“爱豆”,一个念头蹿进金的脑袋里。

他双手和在一起,包成一个“打拳头”对着月亮做出一个格外虔诚的姿势,心里默念着:“拜托了!神大人!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和anmicius一起过一个七夕吧!” 之后他的手又轻轻放下。“我怎么会有着么幼稚的想发啊。”他只能叹了叹气,一步一步走着,回到了床上。

————————————————————————————

他做了一个梦。那应该是个美梦。

他在梦里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人浑身散发神圣的光芒,不见面容。

那人张开嘴,雄浑的男音非常有震慑力。

金记不清梦里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他在那个梦里,再一次许了那个愿望,那个幼稚的愿望。

————————————————————————————

金醒了。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昨天那个梦。他盯住他的床,东翻翻西找找,可是没有安迷修的一点身影。他也只能感叹“果然只是个梦吗?”

他换上衣物。昨夜做梦的喜悦,可今天就美梦落空。这让他看着比平时动作颓废了不少。他一步一步挨下别墅的楼梯,打算喝瓶牛奶就寥寥草草的完成今天的早餐。

来到客厅时,一股奶香味传进了金的鼻子里。他顺着那股味道来到了许久没用的厨房。

他很惊喜,厨房里的不是别人,而是他心心念念的“爱豆”

anmicius!

棕发碧眼的青年转过身来他手上还拿着裱花袋,显然是要对已经完工的面包做最后的装饰。也许是粉丝滤镜太厚,现在金眼里的安迷修周围满是玫瑰花和小星星,就连背景也是少女粉。

青年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和人接触,蜜色的皮肤渗出淡淡的羞涩的红色。他想开嘴,用温和的声音说到:“我看您还没醒来就擅自使用了您的厨房和食材,很抱歉。”面对日思夜想的“爱豆”金愣了几秒,又激动起来,双手使劲摆动,一边示意一边说“没有!没有!您能来我就很荣幸了!”安迷修听后,朝他笑了笑,又端着两盘刚做好的松饼,说到“那就一起品尝这顿早餐吧。对了,灶台上还有两杯热牛奶,麻烦您了。”

“啊,”金终于缕清了思路,马上回过神来“好,好的!”

这顿早餐气氛很微妙。明明是主人的金确拘谨得像个客人,明明是天降设定的anmicius确对金的家熟悉的不得了,就连前几天金才买来没开封的独家定制手办放在哪都知道。

不过金觉得这种感觉还不错。

吃完早餐,安迷修跟金一起去了动物园。

他问为什么。金告诉他,“官方设定不是说你喜欢马吗?那咱们就去动物园看马!”说罢一只手就抓紧了安迷修冲进了那个大型建筑里。

————————————————————————————

他们玩了很久。

回去的路上,将要落下的太阳撒下了最后的光芒。金有些舍不得,因为他昨天只许了一个愿望:让anmicius陪我过七夕。

现在愿望实现了,他可能明天就得走了,金想贪婪的再许一个愿望:让他留在我身边,永远永远。

进放慢了脚步,他想和前面的人再待就一点。后者转过身来,他看像金。问:

“金,这个七夕你过得开心吗?”

“……”金不敢回答。

“噗嗤,”安迷修笑了出来,又说到“不开心吗?那我以后就不陪你过了。”

金有点不相信,但又赶忙反应过来:“开心!很开心!你以后一定要陪我过哦!”

“好啊。在下安迷修,今后请多多关照了!”他笑了。

金也笑了。那是他真正的笑,他最快乐的笑。

————————————————————————————

缠绕在美丽城堡窗户上的荆棘藤条,终于被太阳晒成了灰烬。里面的王子殿下终于找到了他的“玫瑰”。

————————————————————————————

完。

【😭猪嚎:这篇文真的写的很垃圾!算是黑历史了!明天我就把它删了!bushi。我发4,下次再也不逞能报名了!别打我!我先赶路了!】

【瑞安】 咖啡杯 (不会起题目了)

-赶作业之余努力挤时间写的作业,怕写不完,就先请了假。主题:啤酒与咖啡。写不好文了,只求木哥放了我。

-OOC,瑞哥不喜欢苦味的私设。

-渣文笔。可能有bug。到客厅吃饭真的不是bug,我家就是这样。我记得无糖无奶的美式好像是苦的,如果记错了的话就别在意,应该不影响剧情。

-题不对文系列。无逻辑可言了。(因为懒的写)

-cp向为瑞安,。注意避雷。不会归纳。自行体会吧。本文他们之间很单纯,才没做过什么啊十八呢!我就是觉得瑞哥的瞳色像薰衣草!怎么了!?

@整日日安身体好☆

当格瑞看到安迷修喝酒后有些许惊讶。他记得他这位学长当年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正直的好似一根电线杆。全校不惹事的除了自己就是他了。他那刻进了骨子里的骑士道是绝对不会允许他碰酒的。

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把他弄得借酒消愁也还真是厉害了。

格瑞在一旁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了。他凑近了安迷修。年轻男人被酒冲的词不达意,也不好在说什么。大排档悬吊着昏暗得夜灯。泛黄的灯光映在安迷修红扑扑的脸上。碧绿的眸子和正对面的淡紫色瞳子互相吸引。安迷修被迷住了。他看了很久。他被酒精拨断了理智的那根线,他深深沉醉于此。

之后他只知道他沉迷在那在他眼里薰衣草田野里。其他的他也不在意了。

当然,“不在意”这三个字仅限于他清醒之前。

“啊——!”

格瑞表示自己绝对不是被安·暗恋对象·第一次对象·学长·没马骑士·昨天醉酒·迷修清早起来的杀猪叫弄醒的。他只是被安迷修那迷人的“嚎叫”后,一记升龙霸,滚下床,头嗑着地板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的。

“格瑞,你没事吧。”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昨天晚上“照顾”了他一夜的卡米尔此时已经被他打到了床下,连忙下床扶格瑞起来,顺便道歉:“那个,对不起啊。”

格瑞站起身后收拾只是一边整理碰掉的衣物后就离开卧室做早餐了。

安迷修也在确认完毕自己的节操还在后就来到了客厅。他看见格瑞一身精英白衬衫一手拿着报纸一手端着一杯温热的无奶美式。安迷修觉着奇怪:明明以前听说格瑞不喜欢苦的啊,怎么换胃口了?

他想开嘴冒昧的问了一句:“你不喝牛奶吗?”

格瑞怔了怔,突然反应过来。他回了安迷修一个估计要用显微镜才能看见的微笑,说到:“晚上喝。”安迷修目送着格瑞吃完早餐后匆匆离开。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的啃着面包,脑子里算是刚才格瑞的微笑,他说不上来他是什么感觉,只能说他很喜欢,他喜欢那个难得的笑,他想拥有那个笑,成为只属于他的,独家的表情。

“啊——!”安迷修又叫起来,他捶捶自己的头,“这个破脑袋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他又回到床上,裹紧了被子,除了他的钢铁呆毛,全身上下的任何都被他包进了被子里。

“格瑞他会喜欢我吗?”“我这样想是不是很自私?”“我到底是怎么搞的,明明早就过了做春梦的年级,怎么昨天会做那种梦?”“我怎么还去喝酒了?”“到底是谁打电话给格瑞的啊?”………

可能他没意识到。这些问题在他脑子里回荡了整整一个下午,直至格瑞回来轻轻扒开被子注视他,对他说出那句话时:

“安迷修,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哪句话简单直白。不是那种夸人夸的天花乱坠,把情意绕来绕去,拐弯抹角表达感情的句子。但是安迷修听的出格瑞话中最单纯的意思:

他喜欢他

安迷修愣了许久,突然豆大的眼泪从泪腺出发,又从安迷修的眼角落了下来。格瑞看着他的泪珠和呆滞的脸色,万年的不变的面瘫脸也看的出几分慌张的神色。

安迷修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哭,应该是所谓的“喜而及泣”吧。不过看到格瑞慌乱的眼神后也有着不知所措。他手慢脚乱的掀开被子,搂住比他年少的那个男人的脖子,露出一个他们都看不到的笑,并说:“好,我答应你。”

这个答复也让格瑞安心了。他也紧紧抱住了安迷修。

这个夜晚又有一对相知相识的恋人纠缠在一起去睡了。

第二天安迷修问格瑞为什么喜欢喝咖啡了,格瑞只是回答说喝习惯了,便又那起咖啡杯喝了起来。安迷修忘了上面的商标。但是格瑞记得,那是他和安迷修初遇的那家咖啡厅的商标。

【雷瑞安】三角关系

   # OOC
   #本章是对 @华砂砂今天更新没 240fo的祝贺。祝他可以文笔更上一层楼。(这篇文的梗也是他点的,不满的话请找他。不过这篇文章的好坏其实也在于他的看法,毕竟是给他的祝贺嘛)
    #安安收养狮狮和格瑞。(现pa)吃不下的小伙伴注意避雷。
    #暗恋向。本人写的很菜所以关系就是格瑞和狮狮都喜欢安安,但安安对他们的只有亲情爱。
    #渣文笔。(我写的都是这啥垃圾东西啊)如果不能入您的法眼那就点左上角离开。勿喷。
   #本文对三角恋的理解纯属套入cp以及设定后的个人想法,切勿较真。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1.
        在几何中,三角形是最稳固的。

        如果你问   那换做是恋爱呢?

        我会回答  那是也一样的。

        中间的一方不忍心伤害任何人,可他谁都不爱。而另外两端的两人是一条线上的竞争对手,互相对立,看不惯彼此。将对他的爱发泄出去。两点相交的地方,双份的感情困住了他,寸步难行。三方就这样僵持。这关系,不就是非常『稳固』吗?

         2.
        “格,格瑞。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这是女生的第一次告白,显得格外青涩。“不要。”俊俏的男孩拒绝的十分果断。他的喜欢早已全数给了别人。他离开了。只留下那个女孩在那难过。
  
         有人觉得他很可怕,起码在恋爱和能力方面,大部分人都这么想。不过谁又知道他就像一个线段的一个端点,他的喜爱就是那条线,他有着自己的温柔,只不过没人看到,没人知道另一个点是谁而已。

        不过也就像线段一样,他无论再怎么爱他。他们之间也都会有一条线隔着,永远也不能结合在一起。哪怕格瑞为了他去学习做饭,提高成绩,变得更好。

        他们也都只能是  『格瑞』和『安迷修』  而不是  『他们这对  恋人』

         格瑞把这份感情隐藏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展现出来。不知道安迷修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想。他只知道,目前,安迷修只是他的监护人。

        3.
        “哼,都是一群弱鸡。”黑发男人擦擦嘴角的一点血迹,轻声喝到。又捡起地上的包才离开了。那个包里有着那个男人给他准备的酒精和其他的一些包扎工具。他知道雷狮就算是这么大了也肯定是死性不改到处打架才给他准备的。

        不过雷狮不打算处理伤口。他想回去让安迷修啦给他消毒包扎。他想多看安迷修一会。他想安迷修离他另一些。他想要安迷修。

        他对安迷修的爱如一条直线。没有阻隔,也无法阻隔。他爱的果断,他只去爱他一人。喜欢得轰轰烈烈。像他一样的霸道。毕竟喜欢安迷修是他的事,至于安迷修喜不喜欢他,他自己也决定不了。

        4.
         安迷修感冒了。

         虽然安迷修很痛苦。但是这对雷狮和格瑞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安迷修一起睡了。

         最年长的男人昏昏沉沉的睡在床上。两个比他小的男人把他夹在中间抱着他。
        
         安迷修习惯性的向左侧了测,拥进了格瑞的怀里。他感到温暖的拥抱更紧了,带给了他一种他安全感,也就任格瑞这样抱着。

         一旁的雷狮就看不下去了。拽住安迷修的手腕就把他拉了过去。因为雷狮的力量和身材都不输格瑞,这使他此时完全占到了上风。

        两人互相看不惯,你整来我抢去。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在他们之间晃来晃去。终于,安迷修被弄醒了。因为生着病,他的脸红扑扑的,说话软软的。再一联想到他平日里的严肃,一股反差萌的感觉涌上心头,感觉好像都要被暖化了。

         不过安迷修一个冰冷的问题又把沉迷于他此时状态的雷狮和格瑞从天堂打到了地狱——你们怎么在我床上。两人沉默许久,雷狮先是开口说到“本大爷乐意,不行吗?”“你…!”那可把安迷修气的,可是生着病那还有力气多管啊,就连巴掌发出去也只能算是轻轻的给雷狮拍灰。格瑞倒是什么也没说。

         安迷修也只能为这两个他自己带回来的麻烦叹气。“乖,你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回自己房间睡觉。”但是两个人执意要留下来,安迷修也没辙。

          他抱着两个被自己收养的名义上的弟弟,睡姿跟他们小时候一模一样。他睡在中间,双臂为他们展开。两人枕在手臂上。就像一盏天平。他把自己的爱丝毫不偏袒的分给他眼中的两个  『孩子』  ,可谁又知道那不过是两头贪婪的,想霸占他的  『恶狼』  罢了。